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aqu04,新手必看

黄毛的速度好快,两个起落就冲了过来。

  我反手在脑后摸了把,满手是血,抓着树子,摇晃着站了起来。

  我抓住树子的瞬间,手上的血液突然被树杆吸收了。

  与此同时,一股巨大的热流透过掌心涌进了我体内。

  那股热流宛如怒潮般的在体内疯狂的奔腾着,我感觉身上充满了力量,每个细胞都在不断的膨胀,跟吹气球似的。

  恰在此时,黄毛的拳头轰了过来。

  “死来!”我不闪不避,一拳轰了出去。

  轰!硬碰硬,没半点花俏,高下立分。

  我只晃了几下,黄毛不断倒退,最后仰摔而倒。

  “臭傻子,你什么了邪法,居然打倒了毛哥,看老子怎么收拾你。

  ”光头抓起一根米多长,小臂粗的棍子,抡起就砸。

  “滚!”我一把抓住棍子,振腕夺过,一脚踹飞光头,提着棍子,杀气腾腾的向门口跑去。

  我刚到堂屋门口,尾房响起嫂子愤怒的声音:“王四虎,你别过来。

  你再过来,我叫人了。

  ”“宝贝儿,别紧张哦!我只想亲手帮你取出枣子,然后送给我亲爱的老爸,吃了之后,保证他长命百岁。

  ”王四虎浪声说。

  “黑娃,快来帮嫂子。

  ”嫂子急得大叫。

  “宝贝儿,别叫了,你家的臭傻子有光头和毛娃招呼,没时间管你。

  ”王四虎得意洋洋的说。

  “咳!”我提着棍子,阴沉着脸,冷冷的站在门口。

  “你……臭傻子,你怎么进来了?毛娃和光头两人呢?”王四虎脸色微变,愤怒的看着我。

  “黑娃,嫂子怕。

  ”嫂子尖叫一声,张开玉臂,乳燕归巢般的扑进我怀里,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,还在微微发抖。

  “死狗!”我扔了棍子,紧紧搂着嫂子的小蛮腰。

  这一刻嫂子彻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,不管多她坚强,始终是个女人,遇上这种危险,总是需要男人保护。

  “死狗?”王四虎愣了下,嘀咕着跑了出去。

  “黑娃,光头两人有没有打你?”嫂子缓缓松开,颤抖的抚着我的脸庞。

  “没!”我用力摇头,不想让嫂子担心,就善意的扯了个谎。

  “他们不是好人,肯定不会放易放过你,快让嫂子看看,伤着没?”嫂子松开玉臂,紧张的打量了起来。

  紧张过去了,我才感觉身体不对头,后脑门明明受了伤,还流了好多血,现在好像不痛了。

  嫂子也没发现我脸上有伤。

  我趁嫂子检查前面时,反手一摸,不但血没了,也不痛了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,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个梦。

  我怀疑真是幻觉,拉开嫂子的小手,急忙跑了出去。

  “黑娃,别急,嫂子还没看完呢。

  ”嫂子追了出来。

  我穿过西屋和堂屋,到了门口,看清院子里的情景,蒙圈了。

  光头已经爬起来了,脸色苍白,一头是汗,眼里充满了惊恐。

  黄毛还蜷缩在地上。

  王四虎蹲着身子,正在给黄毛检查。

  说明之前的一切不是梦,而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。

  “黑娃,看啥?”嫂子追到门口,困惑的看着我。

  “他们两个,死狗。

  ”我傻呵呵的看着黄毛和光头。

  “他们被人打了,谁打的?”嫂子眼睛瞪得溜圆。

  “不知道。

  ”我用力摇头,反正没别人看见,干脆装傻。

  “臭傻子,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们?”王四虎扶着黄毛站了起来,满眼怒火的瞪着我。

  “嫂子,臭老虎凶黑娃。

  ”我装作害怕的样子,缩在嫂子背后,还故意搂着嫂子的小蛮腰,小腹紧紧的贴着圆滚滚的屁股。

  可惜没起来,要不顶在沟沟里,肯定很舒服。

  “黑娃,别怕啊!嫂子会保护你的。

  ”嫂子双颊泛红,羞涩的拉开我的爪子,温柔的抚着我的脑袋。

  这一刻我从嫂子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对我的爱,不是男女之爱,而是亲情之爱。

  她明明害怕,还在微微发抖,却温柔的安慰着我。

  “臭傻子,要是毛娃的手废了,虎爷就打断你的爪子和狗腿,然后当着你的面,上了你嫂子。

  ”王四虎把黄毛交给光头,对他耳语了几句。

  “虎哥,你放心,我知道咋做了。

  ”光头架住黄毛,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扶着黄毛向村委会方向走去。

  张桂兰的诊所就开在村委会的二楼,估计是送黄毛看医生。

  “陆雪梅,把枣子取出来,我带回去。

  ”王四虎冷笑走了过来。

  “王四虎,你眼瞎啊,那地上的袋子,还是你老子亲手给我的。

  里面的枣子是我刚取出来的。

  黑娃正要送过去,你就来了。

  ”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,冷笑说。

  “陆雪梅,以为虎爷是三岁孩子啊?袋子里的枣子,谁知道是哪儿来的?我爸说了,每天要亲眼看着,你从里面取出枣子。

  ”王四虎阴声说。

  “王四虎,你们父子安的什么心,自己明白,真要这样,这活儿我不干了。

  ”嫂子双颊微微扭曲,紧紧抓着我的大手,气得发抖。

  看她的反应,现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阴谋,泡枣子只是一个美丽的借口,其实他们父子两人都想占她的便宜。

  “陆雪梅,在黑桃村这一亩三分地上,还轮不到你说话。

  泡枣的活儿,你必须天天干,果园的活儿,也要做。

  你敢不去,虎爷就打断臭傻子的腿。

  ”王四虎握着拳头走了过来。

  “王四虎,你再这样胡搅蛮缠,我就去村委会告你。

  ”嫂子甩开我的大手,上前半步挡住了我的身子,宛如母鸡护小鸡似的。

  这瞬间,我差点哭了。

  她明明很怕王四虎,担心我受到伤害,宁愿自己受伤也要保护我。

  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人啊!这样的女人,值得我守护一生。

  “笑话,村委会那些狗东西,哪个不给我爸面子?哪个又敢得罪王家的人?”王四虎压根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,嚣张的笑了起来。

  不仅我蒙圈了,嫂子也傻眼了。

  我们都没想到,王四虎这样嚣张。

  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对抗王四虎,竹林那边响起一个清脆悦耳,宛如珠落玉盘的美妙声音:“王四虎,你就是一个暴发户,把真自己当回事儿了。

  黑桃村是大家的,而不是王家的。

  ”说话的人是苏亦涵,我们村的美女村长。

  一听苏亦涵的声音,我突然有点兴奋。

  她是我们村里,唯一一个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,就是身材要差点,可她的声音很好听。

  这点足以弥补身材的不足了。

  她和嫂子是好朋友,听她的口气,显然不喜欢王四虎。

  “黑娃,别怕,亦涵来了,她会帮我们的。

  ”嫂子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,双颊红红的松开了我的手。

  莫名的,我心里涌起一丝失落。

  我好想嫂子一直拉着我的手。

  “苏亦涵,这是王家和陆雪梅之间的事,你别多管闲事。

  ”王四虎两眼一翻,不屑的看着苏亦涵。

  看来他没吹牛,真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。

  “王四虎(姐弟乱欲),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盘,大家心知肚明。

  这件事,我管定了。

  ”苏亦涵迈开修长的大腿走了过来。

  披肩金发迎风飞扬,宛如飞泄而下的金色瀑布,发稍带着少许雾气。

  精致绝伦的锥子脸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,美得令人屏息。

  黑白分明的灵动美目,宛如闪闪发亮的星星。

  纯黑色的小背心,紧紧的包裹在身上,勾勒出了诱人的曲线,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饱满顶破了,跟随身体的动作,不断的颤抖着,荡漾起了勾魂的波涛。

  修长圆润的大腿从米白色的裤管里洞穿而出,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,每寸肌肤都泛着晶莹光泽,紧致细腻,充满了弹性。

  脚上穿着深黑色的运动鞋,脸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,显然在跑步,应该跑了一段距离了,出了不少的汗。

  “亦涵,你来得正好。

  王四虎这个臭不要脸的,大清早的,到我家里耍流氓。

  ”嫂子急忙迎了过去,紧紧抓着苏亦涵的小手。

  “雪梅,到底咋回事儿,说清楚点。

  ”苏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,从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,一边抹汗,一边问。

  “这事儿挺复杂的,你先进来坐,我慢慢给你说。

  ”嫂子拉着苏亦涵进了堂屋,给她倒了杯水。

  然后和苏亦涵并肩坐在饭桌边的凉板上,从在王大山那儿借钱说起,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门纠缠她为止。

  当然隐去了我们之间的亲密经历。

  “雪梅,不是我说你,你明明知道,王四虎对你不怀好意,你还答应弄这个。

  ”苏亦涵双颊红彤彤的,羞涩的翻着白眼。

  她还是女孩子,听到这个挺难为情的。

  要是她知道,是我帮嫂子放枣子和取枣子,肯定会跳起来。

  “亦涵,我家是什么情况,你是知道的。

  三万块是不多,对我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。

  除了这个,我真不知道怎么还这笔钱。

  ”嫂子长长的叹了口气,苦笑着说。

  “我知道,你放心吧,这事儿我来解决。

  ”苏亦涵端起杯子,大大的喝了几口水,放下杯子,拍了拍嫂子的香肩,站起来向门口走去。

  “苏亦涵,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?这事儿,是你能解决的吗?”王四虎一脸冷笑,甩开腿子就向堂屋冲。

  “臭老虎。

  ”我侧跨一步挡住王四虎的路。

  “臭傻子,滚开!”王四虎额头青筋直跳,一个大嘴巴子,狠狠抽了过来。

  “黑娃,小心。

  ”嫂子吓得尖叫。

  “王四虎,你住手。

  ”苏亦涵怒吼。

  “臭老虎,你滚开。

  ”我举起左手格挡。

  有点像横切而出的掌刀,切向对方手腕。

  啪!掌刀切中王四虎的手腕,发出了沉闷声响。

  “臭傻子,你?”王四虎脸庞憋得通红,踉跄后退,满眼惊恐的瞪着我。

  “臭老虎。

  ”我只晃了几下,半步都没退,瞪大双眼,毫不示弱的盯着他。

  之前打倒黄毛和光头,可能是侥幸。

  这会儿和王四虎面对面的干,绝没侥幸可言。

  这是实实在在的力量,我的身体真的改变了,变得力大如牛,压根就不怕王四虎这畜生了。

  “雪梅,这是什么情况?你家黑娃,好大的气力啊!王四虎是村里出了名的力大如牛,在黑娃面前,跟孩子似的。

  ”苏亦涵拉着嫂子,急忙走了过来。

  “黑娃,有没有伤着?”嫂子抓着我的手,紧张的打量。

  “没!”我傻傻的摇头。

  “黑娃的力气一般,可能是王四虎大意了。

  要是黑娃真能一下就格开他,我也不用怕他了。

  ”嫂子叹了口气,苦笑着说。

  “黑娃,你上去打王四虎,打倒了他,亦涵姐姐又让你坐摩托车。

  ”苏亦涵愣了下,温柔的拍着我的肩膀。

  她是从城里发配到我们村的,摩托车是她从城里骑来的。

  村里到处是泥巴路,弯弯曲曲的又凹凸不平,就很少骑了。

  有一次我去赶场,她顺便捎了我一段路。

  我当时是傻子,觉得好玩就在车上大叫。

  “亦涵姐姐,黑娃怕怕。

  ”我装作害怕的样子,紧紧抱着她的胳膊。

  少女幽香扑鼻而入,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,贪婪的嗅着那香气,小腹一阵发热,里面不停的抖着,好像要起来了。

  “黑娃乖,有亦涵姐姐在,别怕!打他。

  ”苏亦涵俏脸泛红,抽出胳膊拍了拍我的头,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。

  “臭老虎,是亦涵姐姐叫黑娃打你的,打痛了,不准叫哦。

  ”我握着拳头,傻乎乎的冲了过去。

  “黑娃,小心啊!”嫂子紧张的握着粉拳。

  “臭傻子,你是什么东西,也配打虎爷?死开!”王四虎大怒,一记撩阴脚飞踹而出。

  “臭老虎,死来!”我一把抓住王四虎的脚踝,猛的向上提起,然后一拳打了出去。

  轰!王四虎单脚着地,重心不稳,胸口又挨了一拳,踉跄着仰摔而倒,砸得地皮直晃动。

  “黑娃,你真厉害,别让他爬起来,快踩着他的胸口。

  ”苏亦涵愣了下,拍着小手跑了过来,满眼惊讶的看着我。

  嫂子好像已经傻了,站着没动。

  我自己也蒙圈了,要不是苏亦涵叫我,我肯定会呆立当场,不知所措。

  我可以断定,不仅是力气变大了,速度也变快了,眼睛也比原来尖了。

  “晓得喽!”我赶紧跑了过去,不等王四虎爬起来,一脚踩住他的胸口。

  “臭傻子,找死!”王四虎额头青筋狂跳,怒吼着,飞腿踹向我的裤裆。

  “臭老虎!”我一把抓住王四牙的小腿,脚后跟用力,在胸口碾了几下。

  “啊……臭傻子,你敢打爷虎。

  老子饶不了你。

  ”王四虎咆哮叫嚣着。

  嫂子和苏亦涵都傻了,站着没动,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我。

  看她们的神情,显然都没想到,一个傻子这样厉害,跟玩似的就放倒了号称力大如牛的王四虎。

  要不是亲眼所见,估计没人会相信。

  其实我自己都怀疑,是不是在做梦。

  要是真的,这一切肯定和之前涌进体内的神秘力量有关。

  苏亦涵就在站我旁边,离得很近,少女幽香扑鼻而入,令我想入非非的,真想抱着她,狠狠的亲她。

  “亦涵姐姐,你咋啦?”我戳了戳苏亦涵的香肩。

  好软,真的是柔若无骨。

  好嫩,比刚出锅的豆花还嫩,水灵灵的,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。

  “黑娃,你好厉害哦!”苏亦涵回过来神,用赞赏的目光看着我。

  看着她脸上宛如鲜花般的灿烂笑容,我差点醉了,小腹越来越热。

  “黑娃,你真棒。

  以后有你保护嫂子,嫂子就不怕别人欺负了。

  ”嫂子眼底闪过一丝勾人的光芒,直直的看着我。

  我能大致体会嫂子此时的心情,除了要勾引我解决生理需求之外,更多的是要依靠我保护。

  我对她就不只是满足生理需求这样简单了,有了更大的价值。

  “晓得喽!”我傻傻的点头。

  “你们两个女人,比猪还笨。

  异想天开的,让一个傻子保护一个人人见了都眼红的寡妇,真是可笑。

  ”王四虎不屑的说。

  “王四虎,你以后不该叫四虎。

  黑娃说得对,你该叫死虎,以后叫王死虎,都这个鬼样子,还有脸嚎叫。

  我要是你,找块豆腐,一头撞死得啦。

  ”苏亦涵冷笑看着王四虎。

  “王四虎,你以后再来闹事,我就叫黑娃揍你。

  ”嫂子站在苏亦涵旁边,有点狐假虎威的威胁王四虎。

  其实,她们两人都是借我的势。

  要不是我放倒了这只臭老虎,她们真没勇气当着王四虎的说面这种大话。

  “臭傻子、陆雪梅、苏亦涵,你们三个,给虎爷等着,一定要你们好看。

  ”王四虎满眼不屑的瞪着我们。

  “黑娃,收拾他。

  ”苏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  “晓得啦!”我傻笑着乱扭王四虎的小腿。

  

“小林,你还疼吗?”杜芳婷坐在床边,看着床上手脚缠着绷带的小林关切的问道。

  小林笑了笑,刚准备摇头却忽然想到什么,便装出一脸痛楚的表情说:“阿姨,我快疼死了,你帮我揉揉吧。

  ”“哪里疼啊?”杜芳婷抓住小林完好的左手问。

  “哪儿都疼。

  ”杜芳婷是小林父亲雇的保姆,在他家工作已经一年多了。

  杜芳婷长相不错,身材也好的不得了,该凸的凸该翘的翘,明明三十多岁了却一点都不显老。

  而小林之所以受伤,完全是因为昨天他突发奇想吓唬杜芳婷,却被惊吓过度的杜芳婷从楼梯上推了下去,于是就摔成了这样。

  不过还好,基本都是皮外伤。

  “都是阿姨不好,让你伤成这个样子……你可千万别跟你爸说啊。

  ”杜芳婷一只纤纤玉手在小林的胸口上揉,全然没有察觉到小林脸上的痛苦是装出来的。

  而小林则趁着杜芳婷给他按摩的机会,睁大眼睛盯着杜芳婷的胸口看。

  杜芳婷薄薄的衬衫下面鼓鼓囊囊,两团硕大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颤动,仿佛下一刻就会挤破衣服从里面跃然而出。

  看着看着,小林忽然发现杜芳婷胸前的衬衫有两点凸起,他恍然意识到杜芳婷衬衣底下什么都没穿。

  小林已经十八岁了,怎么可能不知道男女之间那点事。

  现在他盯着杜芳婷胸前那两坨饱满看了半天,下身逐渐就有了反应。

  “除了胸口还哪里疼啊?”杜芳婷满脸担忧,根本没注意到小林在偷看她。

  “下面……”听到小林的话,杜芳婷就把手往下移,很快就移到了小林的肚子上。

  “用力点,阿姨。

  ”小林说道。

  杜芳婷哪敢不听小林的话,立马加重手上的力气,按摩的动作也随之变大。

  杜芳婷胸前的饱满摇晃的更加厉害,浑圆挺翘的胸型毫无保留的展现在小林眼前。

  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,他趁杜芳婷不注意,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。

  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,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。

  真想揉一把啊……这刺激太强烈了,小林感觉他下面已经有了反应,都快爆炸了。

  而一直在给小林按摩的杜芳婷,也终于发现了小林身体上的异样。

  杜芳婷看着小林下身,脸上浮起一片红霞。

  但杜芳婷全当做没看见,依旧埋头给小林按摩身体。

  小林注意着杜芳婷的反应,看到杜芳婷脸红了,立即便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察觉到他的小动作了。

  可是她却没有说什么,这难道是在暗示他继续下去?小林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。

  再次抬起手,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往杜芳婷胸前凑去,随着手指逐渐靠近杜芳婷丰满的身躯,小林的呼吸也渐渐变得粗重。

  终于,小林的手戳到了杜芳婷胸口上。

  好大!好软!小林激动的呼吸都紊乱了,他再也忍不住一把抓了过去,眼看着就要抓到,却被杜芳婷逮住手腕。

  “小林,你这是做什么?”杜芳婷脸红的厉害,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。

  小林十分不好意思,不过既然都被发现了,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。

  “阿姨,你太好看了,我真的忍不住——”“我们不能做这种事。

  ”杜芳婷连忙打断小林的话。

  小林不甘的看了眼杜芳婷胸前那迷人的曲线,又看了眼杜芳婷带着羞涩与些许怒意的脸,一把将他的手抽了回去。

  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。

  杜芳婷别过脸,继续给小林按摩,半天也没吭声。

  “往下。

  ”小林忽然说道。

  杜芳婷的手一僵,神情也有些不太好看,但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咬咬牙把手往小林下面移去。

  “再往下,阿姨。

  ”小林的语气颇为强硬,而杜芳婷的手只差一点点就能碰到他那里。

  这次杜芳婷的手半天都没动,按摩也停了下来。

  小林一点都不心急,他慢悠悠的说:“阿姨,我受伤可是你害的,如果我爸知道这件事的话他还会让你继续在我家工作吗?”杜芳婷扭头看向小林,她一双迷人的大眼睛里竟然已经闪烁起点点泪光。

  说起来杜芳婷也是个可怜的女人,她老公死了好几年了,却给她留下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。

  杜芳婷又没学历,这些年一直都是做保姆维持生计。

  如果被小林的父亲辞退,而且还是以她弄伤了雇主这种理由,那么保姆这一行她以后肯定就干不下去了。

  “小林,阿姨不是故意把你推下楼的……”杜芳婷揉了揉眼睛说,声音也有点哽咽。

  “那又怎么样呢?”小林抓住杜芳婷的手,在她手背上轻轻抚摸起来。

  “但是呢,我没那么不近人情,只要阿姨你多照顾我一点,我肯定不会跟我爸说的。

  ”照顾这两个字,小林咬的特别重。

  杜芳婷呆愣愣坐在床边,像是失去了灵魂,浑然没有察觉小林已经把她胸口衬衣的口子一颗颗解开了。

  杜芳婷衬衣下面果然什么都没穿,那几颗扣子刚一解开,丰满的胸部便跳跃了出来。

  看着杜芳婷胸前,小林呆滞了两秒才终于恢复清醒。

  这真的是绝世尤物啊……小林没有裹缠绷带的左手颤抖着来到杜芳婷胸前,只差一厘米就能碰到。

  小林胸口砰砰直跳,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,他吞了一大口口水,这才轻轻按在杜芳婷白皙柔软的胸脯之上。

  手心传来的温热与柔软,让他心里直呼过瘾。

  而杜芳婷的身体则颤抖起来,可她眼睁睁看着小林在她胸口胡作非为,却闷不吭声,动也不动一下。

  “阿姨,你真的太美了。

  ”小林感慨道,缠着绷带的右手也伸了过来,在杜芳婷线条柔美的胸部上抚摸起来。

  “别说了,小林……”杜芳婷摇头道,她用手捂住脸,不知道是出于害羞还是不想看到小林的恶行。

  而小林的心思已经全部集中在杜芳婷的胸脯上,哪里顾得上其他随着小林的动作,杜芳婷的身子剧烈抖动了一下。

  杜芳婷的身体竟然反应这么大,这是小林没有想到的。

  杜芳婷的反应让小林感到兴奋,他不顾杜芳婷的惊呼,把嘴凑了上去。

  杜芳婷看着像小孩子一样亲吻自己的小林,不知为何心中的屈辱减少了许多。

  小林并不坏,杜芳婷和小林相处一年多了,小林从来没有为难过她。

  今天也许是小林被迷住了,所以才这么任性……一这么想,杜芳婷心中反而有种隐隐的得意。

  不过被一个比自己小一轮的孩子做这种事,杜芳婷还是感到难以接受。

  小林当然不知道杜芳婷心中在想些什么,他两手捧着杜芳婷的雪白,嘴巴不停在活动着。

  “轻点,小林……”杜芳婷忍不住说道,小林闻声看了眼杜芳婷,看到她眼里的泪光已经消失,他也放心了一些。

  想起自己刚才威胁杜芳婷的那番话,小林不禁有些愧疚,于是道起歉来:“阿姨,我不是真的为难你,只是你实在太诱人了,我忍不住才……”小林的道歉和夸奖起了作用,杜芳婷的脸又红了。

  小林见状,对杜芳婷胸脯的攻势更加猛烈。

  杜芳婷也有感觉了。

  实际上刚才被小林亲吻的时候,杜芳婷就有些按捺不住。

  (啊啊……)杜芳婷能够感觉到自己下面好像已经有反应了,仅仅被小林摸了一阵就有些受不了。

  杜芳婷的心正在动摇,自从她老公死后她就再没有得到过满足,这几年她都是一个人过来的。

  杜芳婷今年三十多岁,正是需求最强烈的时期,连她本人都为自己能忍到现在而感到惊讶。

  而此刻,杜芳婷好几年没有受过疼爱的身躯,在小林颇为生硬的触摸下逐渐卸掉盔甲。

  “阿姨,我好难受……”小林忍不住说道,杜芳婷从失神当中清醒过来,看向小林问:“哪里难受?”“这里。

  ”小林指了指下身。

  小林两腿中间早就有了不小的反应,杜芳婷定晴看去,顿时被吓了一跳。

  好家伙,小林那本钱真是雄厚!杜芳婷震惊的张开嘴巴,愣愣的盯着小林那里猛瞧。

  瞧了半晌,杜芳婷一只手终于慢慢伸了过去。

  杜芳婷的手隔着小林的裤子抓住他那里,很勉强才能握住。

  小林才十八岁啊,那里竟然这么……杜芳婷脸烧的厉害,心跳也加快许多。

  杜芳婷也有寂寞的时候,而她感到寂寞时便会看小电影消消火。

  但是小电影上的那些男演员和小林根本就没法比。

  这也太惊人了!“阿姨,我那里好胀啊,你帮我揉揉……”小林急不可耐的催促道,他抓着皮带想把裤子脱下来,但是杜芳婷却阻止了他。

  杜芳婷的俏脸红的厉害,像是要滴血一般。

  她还不想这么快就和小林走到那一步,毕竟不管什么事都得有个过程。

  “你别动,小林,阿姨这就给你揉。

  ”杜芳婷低着头说,尽量不看小林的脸,她觉得她现在没脸见人。

  不过虽然她内心感到十分害臊,但是抓着小林那里的手却缓缓动弹起来。

  而杜芳婷给小林按摩下面的时候,小林自己也没有闲着。

  有几次小林隐约听见杜芳婷哼哼起来,不过那轻微的、悦耳的哼哼声很快就淡了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3014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2271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472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7702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3856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3372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6915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10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