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japanese milf,新手必看

“好,那你帮我整理一下,但是你要快点,我要回家了。

  ”小女人这样说的时候,语气带了一些急躁,可是她不知道,既然要给她整理衣服,那就要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给她整理干净,整理明白。

  “你那么着急干什么,你要是不把衣服整理好的话,你老公看到了肯定也会好奇,你为什么衣服乱乱的。

  ”她想了想,确实是这个道理,便走到他的身边,让他帮自己整理一下衣服。

  “那你尽量帮我整理一下,一会儿我快点跑回去。

  ”听到满意的回答后,老周心里很开心,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女人竟然这么天真,自己说什么她就信什么。

  想到这里,既然眼前这个小女人这么听话,那么以后,就可以让她做自己想做,并且让他舒服的事情。

  “你过来一下。

  ”老周这样想着的时候对着他挥了挥手,让她抓紧过来,不要在那里墨迹。

  不知道现在都已经要走了,她让自己过去还有什么事情,而且她现在非常的着急,担心自己的老公找自己。

  “你能不能不要再为难我了,有什么事情抓紧跟我说明白,我要走了,要是再不走的话,我老公真的要找不到我了。

  ”孙萌这样说的时候非常的着急,就怕自己回去晚了,她老公会发脾气,虽然她老公没有多大的本事,可是他的脾气特别的大,每一次不顺他心意的时候他就会发脾气。

  “我让你过来你就过来拿来的,那么多废话。

  ”看到她在那里默默唧唧的时候,老周很生气。

  “我这不是过来了,有什么话你就跟我吩咐吧,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肯定会去做的,但是在此之前能不能不要再为难我了。

  ”看到她一副大义禀然的样子,就像是去执行死刑一样,一点都不害怕。

  “忍不住的从心里笑了,这种人特别的好玩儿,也特别的搞笑。

  ”这样想着的时候,他心里也放心了不少。

  “你说我叫你过来能干嘛,当然是感受一下你的存在。

  ”说完以后,没有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亲吻上了她的嘴。

  感觉眼前这个小女人的小嘴吧,就像是旺仔QQ糖一样,软软的,特别弹。

  让老周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,可以没有办法,如果自己再不把她放开的话,这个女人可能就要疯了。

  这样想的时候,他便把这个女人放开了,总有一天,这个女人一定会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做任何事情。

  “我现在让你回去,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必须要答应我,如果你回去以后,就不做我跟你说的事情,那么后果你自己知道。

  ”孙萌记得他这样说的实话,心里也很郁闷,因为自己刚才的时候确实很舒服,她很想继续下去,可是她心里还有一丝的理智,如果以后有时间的话,她想可能绝对会来这里的。

  “好,我答应你我肯定会做到的,如果我做不到的话,你以后再找我。

  ”说完这句话,她就离开了这里,当他离开的时候,他的背影深深地落入老周的眼里。

  “你放心好了,到嘴的鸭子绝对不会飞了。

  ”老周心里很信任那个女生,她一定会过来的,因为她的腰也没好,她四处也不舒服,如果不过来的话,方圆百里没有人能给她治得了。

  刚刚解脱的孙萌看到身后的小屋子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如果自己一直在那里的话,肯定会沦陷下去的,到时候她真的没有办法跟她老公解释,可能那个时候她就成为全村的笑柄。

  孙萌离开你后,老周也没有事情要做,反正现在也是闲着,要不然去河边儿休息一下,可以看看有没有鱼,钓鱼也行好的。

  只要醒着的时候,他就自己照去做了。

  反正一个人生活就是这样,非常的自在悠闲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  “奇了怪了,我的东西为什么找不到了,什(姐弟乱性)么东西都没有,我怎么钓鱼。

  ”他今天刚想要去找鱼竿的时候,却发现鱼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别人拿走了,自己为什么以前从来不知道。

  碰巧这个时候有人过来敲门,老周虽然心里疑惑,但还是先去迎接客人。

  “周先生,真的非常抱歉,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生气,是不是在找鱼竿,结果没有找到。

  ”听到对方这样说的时候,他心里非常的好奇,没有想到,这个人竟然会算,因为自己刚刚才去找鱼竿,为什么他就现在知道了。

  只看到对方紧接着去解释说;“我们跟你说一件事情,你千万不要生气,当时我来找你的时候你没有在家,然后看到那个鱼竿就放在那里,我就拿走了,你要是介意的话我给你道歉,希望你能原谅我。

  ”想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客气,但是她怎么知道自己会有鱼竿的,而且她是怎么来的。

  “你还没有告诉过我你是谁,你怎么知道我会有鱼竿,而且你怎么知道我的鱼竿放在哪里,要知道,这所有的地方,都没有人知道我会钓鱼。

  ”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,女孩非常认真地对他说:“我爷爷跟我说的,他说你就喜欢吃这一口新鲜的鱼,所以你家里就非常的鱼竿,我当时我也不知道哪一个鱼竿好用,就全部拿走了。

  ”恍然大悟般的明白了所有的事情,原来都怪那个老头子要不然的话自己的鱼缸,怎么可能被眼前这个小姑娘带走。

  “好的,我知道了,那你把鱼竿放在这里吧,然后就回去,有什么事情再过来跟我说,但是你要记住,以后拿我东西的时候,一定要跟我提前说一声,不要这样。

  ”小女孩很开心的点了点头,能有东西用也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,可是她不知道怎么说,非常的犹豫,不知道怎么样开口。

  早就在社会上混过很久的老周,当然明白眼前这个小姑娘有事所求,要不然她也不可能,在自己让她离开的时候,她自己还在这里站着。

  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,不忍心欺负她,就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。

  “是这样的,大伯,今天我们去钓鱼的时候,我一不小心把腰扭到了,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。

  ”没有想到,这个时候又来了一个扭到腰的女人,只不过这个女人的身材有一些差劲,要前没前,要后没后。

  心里便不想对这种女人有任何的好感,也不想碰她。

  “要不然你出去看看吧,我也不会看小孩儿的么,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再帮你看,我就只会推拿,其他的东西我也不会。

  ”听到老周拒绝。

  以前的那个小姑娘都快急哭了。

  看到眼前这个小姑娘可怜兮兮的样子,老周也不想再去拒绝他了,就问她伤到哪里了,有什么事情跟自己说一下,如果自己能够帮上忙的话,肯定会帮忙的。

  原本还可怜兮兮的小姑娘,听到老周这样说的时候,瞬间放晴了。

  很开心的说:“我就这里很疼,只要一碰就非常疼,我爷爷跟我说你会推拿,只要你过来推拿一下我就好了。

  ”老周有时候都不知道他爷爷为什么这么厉害,自己说啥他就信啥。

  当初他们两个人一起钓鱼的时候,自己跟她吹牛逼,他如今一字不落,全部交给了她的孙女。

  “你以后别相信你爷爷说的话,他有很多话都是骗人的,我虽然会推拿,可我没有专门的学过。

  ”只看到她紧接着嘟嘟的嘴巴。

  表现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。

  “我爷爷不会骗我的,你刚才给我推拿的时候确实很幸福,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把我的腰治好,要知道我现在太疼了,我都不敢动。

  ”没有想到,眼前这个小姑娘一开始还正常的说话,现在竟然撒起娇来了,让一个大男人实在无计可施。

  “我到现在都不认识,你先跟我说你叫什么名字,好让我认识认识你。

  ”她清了清自己的嗓音,非常认真地说:“你好,我叫周子越,现在在这里当一名普通的人,没有上学,因为我家里没有钱,但是我会钓鱼,我也会放牛。

  ”听到周子越这么说的时候,老周没有忍住笑了出来,什么叫做会钓鱼也会放牛,难道她不会做其他的事情了吗?“那你过来找我,只是因为推拿,没有其他的事情吗?”周子越非常郁闷,因为爷爷让自己过来学习推拿,以后也有一个一技之长,到时候她也不会饿死,也不像现在一样,她什么都不会,一问三不知,问啥啥不懂。

  “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行,不用在这里客气,我是一个非常爽快的人。

  ”老周在这样说的时候也是往里面看了看,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身材怎么样,如果说真的是干瘪的话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

  可能是猜到了老周的想法,他瞬间把自己的外套脱了,露出了自己丰富有线的身材。

  “我的身材就是这样的,我知道你刚才肯定好奇,但是现在我把它全部展露出来。

  ”老周有一些羞涩,没有想到他这么大年纪了,竟然会被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弄得这样。

  “我没有这个想法,你抓紧去看一下自己哪里不好,我帮你推拿一下,如果行了的话就抓紧离开这里,不要在这里了,你还小,这里不适合你呆着。

  ”如果这是陌生人家的孩子,自己一定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她,可是她是自己朋友的孙女,如果自己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,那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会因此破裂。

  听到老周这样说,那个小姑娘紧接着就哭了起来,眼泪来得特别快。

  “你是不是嫌弃我,觉得我一些事情做得不好,所以才把我赶走,你放心好了,你给我两天的试用期,如果这两天之内我做的事情你不满意的话,你什么时候想让我走,我就什么时候走。

  ”这并不是说让她留在这里,还是让她离开这里的问题,而是说如果她一直在这里的话,自己以后怎么和别人在一起,吃别人的豆腐,占别人的便宜。

  “你好好听我一句劝,如果你要学推拿的话不适合你,你手上的力量没有那么大,所以你先回家,有什么事情,跟你爷爷商量好了以后,再做决定。

  ”听到老周这样说的时候,周子越理直气壮地回答说:“这件事情就是我爷爷答应的,如果我爷爷不答应的话,我也不可能来这里,我也不知道您是这里的,也不可能把鱼竿送到你这里来。

  ”老周真的非常头疼,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姑娘应该怎样解决,她为什么这么缠人。

  “好,那你先留在这里,如果我觉得不满意的话,你随时离开。

  ”最后实在没办法了,就让她先在这里试试,如果可以的话,就让她一直待下去,如果不可以的话,自己在想办法让她离开这里,反正不能让她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,这样的话会影响自己以后的事情。

  “好,我真的太感谢你了,现在我们能一起推拿了吗,我现在要非常的疼,而且也还有其他的想法。

  ”小姑娘说到这里的时候,就像是一朵含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,特别的娇羞,特别的令人向往。

  “你是哪里不舒服吗,为什么看你脸这么红。

  ”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,自己心里有一些无奈,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,她脸一点都不红,只不过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去说而已。

  自己仔细的想了想,既然说不出口,那就用实际行动去证明吧。

  她慢慢的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,然后露出了有料的上半身。

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吃惊的看着我,不是都说要是推拿的话就要把衣服脱掉吗,可是我脱掉衣服以后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,是因为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?”如果说她都已经做到这样了,老周还不明白的话,那他真的是一个傻子了,明显的她是在勾引自己,可是自己怎么可能对自己的朋友的家人下手呢。

  “你要干什么,其实不用全部脱掉,留下一部分也可以。

  ”不过他眼睛还是直勾勾的,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身材,如果说和孙萌相比的话,他的身材还是有一些差的,可是刚刚好的尺度,让他非常的喜欢。

  “我就想要全部脱掉,我怕你把我的衣服给我弄脏了,我就只有这一身衣服了,如果脏了的话我就没得穿了。

  ”感觉眼前这个女人明里,暗里都在暗示自己要跟她发生关系,可是这怎么可能呢。

  “你不用再想这件事情,我是不可能做违背道德的事情,抓紧把衣服穿好。

  ”听到老周一本正经这样说的时候,眼前这一个小姑娘大声的反驳他说:“你就是一个大骗子,刚才你们两个人在屋里发生的事情我都听到了,你和那个姐姐说的话我也都听到了,如果你要是不按照刚才的事情那样做的话,我肯定会跟我爷爷说,到时候全村的人都会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医生。

  ”听她这么愤懑的声音,周伯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了,原来是因为有自己的把柄。

  “你和他并不一样,如果说你们两个人一样的话,我也可能对你做同样的事情,可是你不一样,你不能被这样对待。

  ”希望自己这样说,能够让他理解,可是事实证明。

  他想错了,眼前这个小姑娘,根本就不能理解他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“我才不要理解你说的是什么意思,我就要让你帮我去做那些事情,刚才看到那个女人非常的开心,也非常的幸福,我也想要尝试一下,要知道,我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过那样的经历。

  ”

王大柱一手攀附在胸口,另一只手则是摩挲着她那白皙的脖颈,随后沿着她迷人的锁骨往下滑去。

  “山神……不要……”杨婉清极力压低声音阻止的同时,按住了王大柱的手,实在是那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,让她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早已心痒难耐的王大柱,一把将她的手给打开,故作恼怒道:“本神在施法的时候,莫要乱动妨碍本神,否则你丢了小命,就别怪本神了!”瞧见山神发怒,杨婉清吓得再不敢动了,只得任凭王大柱的手,任意施为。

  “感于其忠贞之心……”外面仍然在宣旨,王大柱忽然加大了力道,疼的杨婉清眼眶飙泪,几乎要叫出声音来!可她只能死死咬着唇,拼命着剧痛,这是山神在为她检查身体啊,他不能打扰到山神施法,更不能让外面的吴刚发现他的师娘现在的情形。

  兴奋的感觉刺激着王大柱的感官,大手在杨婉清的身前前不断游走,忽然往下一滑,向下蔓延……“特命人建贞节牌坊一座,即刻动工……”“唔……”毫无防备的杨婉清浑身一抖,闷哼了一声,脸色瞬间血红,她怎么会……发出这样奇怪的声音呢!“师娘,圣旨你可听清楚了?”酥麻的感觉蔓延至全身,让杨婉清莫名觉得身子,无比空虚!杨婉清强忍着想要叫出来的冲动,两手死死按着王大柱的手腕,随后语气颤抖道:“听……听清楚了……”杨婉清白皙的脖颈都泛起了潮红的颜色,王大柱心知杨婉清这是来了感觉,被冲昏了头脑的王大柱,用蛮力挣脱了杨婉清的手后,再次朝着那地方探去!果然是未经人事的女子,稍微一挑逗,就不行了!听到杨婉清的声音有些不对劲,门外,吴刚关切的走到门前询问道:“师娘,你怎么了?”“我没事,你不用担心我……”杨婉清拼命咬着嘴唇,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,可王大柱的手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,甚至直接将手指探入!忽如其来的偷袭,和那种从未有过的强烈刺激,让杨婉清猛地并拢了双腿,困住王大柱的手,并下意识的叫出声来。

  “啊……”一道令人浮想联翩的叫喊,吓得王大柱和杨婉清都愣住了,呆呆的看着紧闭的房门。

  门外的吴刚,更是在这时候开始敲响房门,并大喊道:“师娘,里面出了什么事,需不需要学生进来帮忙?”王大柱怎么也没有料到,杨婉清竟然真的叫喊了出来,顿时慌了神。

  杨婉清可是皇上亲自下旨,要给建贞节牌坊的寡妇啊,若是门外的人这时候冲进来的话,他就是有一百个脑袋,也不够砍的啊!想到这里,王大柱唯有寄希望在杨婉清身上,于是低声说道:“本神此次附身的事情,切记不能被外面的人发现,否则神力失效,不光是你会遭到反噬,随时有丧命的危险,就连本神也会魂飞魄散!”如此严重的后果吓坏了杨婉清,再说现在山神的手还在里面,如此场景,也万万不能被外面的人发现啊!念及于此,杨婉清赶紧对门外的吴刚说道:“大人,小女子……身体抱恙,惊扰了大人,请大人见谅!”杨婉清还算机智,王大柱松了口气,动了动手,本想要抽出来,却惹得杨婉清浑身一颤,以为王大柱还要动作,下意识并的更紧了!“嗯……”杨婉清咬着嘴唇,粉嫩的颜色从脸颊一直蔓延到了脖颈,莫名有种空虚感浮上心头,竟觉得身子骨在发痒!莫名的感觉,让杨婉清不由自主的小幅度扭动着身躯,杨婉清的心中,忽然钻出了一个可耻的想法,她竟然不希望山神的手拿开……“山神我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杨婉清软糯的问,声音柔媚的几乎要滴出水来!看着怀中的小寡妇,不断扭动娇躯,一副任君采撷的娇羞模样,王大柱只感觉心脏猛地突突了几下,心中忽然身处一个更加邪恶的念头。

  “妖邪受到了神力的刺激,已经虚弱不少,抵御不住神力的攻击,你身体里排出来污秽之物就是那妖邪的鲜血,不信你可以闻一下,是不是有腥臊味?”王大柱说着,把手拿出来,凑到杨婉清的鼻尖。

  不谐世事的杨婉清,还真以为这是妖邪的血液,竟是耸动着小鼻子,凑上去嗅了一下。

  “的确如山神所说……有股腥臊味……”说完这句话后,杨婉清神色娇羞难耐,慌忙侧过头去,这些秽物毕竟是从自己身体里排出来的,实在是太羞人了啊!“既然师娘身体抱恙,来人呐,传周大夫速来,为本官师娘好生诊治。

  ”门外吴刚的说话声,让王大柱原本激动的心,又紧张的悬了起来!“大人,不用了,小女子……小女子已经恢复很多了,咳咳!”或许是太过震惊和惊慌,杨婉清紧张的话都说不明白了,不小心被口水呛到,猛烈的咳了咳。

  “都咳成这样了,不治病怎么行?师娘你且稍等,周大夫很快就到了。

  ”没想到事情竟然演变到这种地步,这可吓坏了王大柱,他惊恐的扫视了屋子一圈儿,发现竟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!只有那深蓝色床榻的帘子,可以稍做遮挡。

  “速速随我来!”王大柱横抱起杨婉清,原本披在腰间的衣衫尽数滑落,只剩下肚兜和贴身亵裤遮挡着隐蔽之处。

  被一个陌生男人抱住自己(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)的身子,哪怕这个男人是山神,如此情形也让杨婉清羞得都快晕厥了!而且王大柱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每走一步,就要向自己身上撞一下,肌肤碰撞的感觉,带给她前所未有的羞耻感!“这只是山神在替我治病,我们是清白的,对,我们是清白的……”王大柱将全身已变成了虾红色,娇羞无比的杨婉清放在床上之后,急忙也爬上床,拉好了帘子,并将锦被盖好。

  身子在杨婉清身上掠过的时候,那儿竟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擦过杨婉清胸前,吓得杨婉清顿时瞪大了双眼!山神身上怎么会藏着兵器……那兵器是……是做什么的?就在杨婉清疑惑之际,“吱呀”一声,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。

  王大柱憋着一口气,听着脚步声渐渐靠近,随后响起一道中年男子温和的声音。

  “孙夫人,是周大人让我来为你诊治的,请把手伸出来,让我为你把把脉。

  ”见王大柱点了点头,杨婉清这才把手伸出了帘子外。

  三个人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床帘,尤其是杨婉清还光着身子,和自己睡在一起,王大柱从未遇到过如此紧张又刺激的情景!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7489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1104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3086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4944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7780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6453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2278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d.aspx?752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