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panamaboy,新手必看

表嫂夏欢今晚穿得十分的暴露,黑色皮衣里是件低胸的打底衫,露出大片雪白,高傲的挺立着。

  紧身的包臀短裙完全无法遮掩她的翘臀,高跟鞋被她随意脱在门口,浑身酒气的她进门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  她不仅仅身材好,还长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,五官比手机上经常看到的网红还精致,随便涂点化妆品,看起来就更加惊艳了。

  自从表哥进了监狱之后,她白天上班晚上喝酒,性情大变。

  表哥酗酒撞死人进了监狱判了七年,临走之前他嘱托我一定要照看好表嫂,不能让她受了委屈!“郑斌,滚过来!帮我脱袜子。

  ”“来了,嫂子。

  ”她在家对我指手画脚惯了,我也不敢生气,寄人篱下,连工作都没有,这种气可没少受。

  我唯唯诺诺的凑到跟前,此时涂着口红的夏欢更加妖娆了,眼神从她腿上扫过的时候,心中难免一阵燥热。

  小心翼翼的从她大腿上慢慢褪下黑色的丝袜,露出她那匀称性感的美腿,一直褪到那双白皙小脚丫子上,慢慢将袜子脱了下去。

  表嫂的脚丫子很好看,白白嫩嫩的,还涂上了油光发凉的指甲油,看起来很可爱很性感。

  那光滑细腻的触感让我的呼吸都重了几分,最关键是,我跪在地板上给她脱袜子,从这个角度,正好可以看到她那短裙深处,匆匆瞥了一眼没敢多看,是蕾丝的。

  夏欢随手提起自己的名牌包就砸在了我的脸上,“愣着干嘛,扶我去房间!”(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)这些天她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管,平时早中餐都做饭给她吃,就连她的衣服内衣裤都是我洗的!现在她喝醉了还是如此。

  我真的是羞怒交集,用手过去搂着她,触碰到她紧致滑腻的小蛮腰的时候,心思却也有些晃动了。

  她十分的苗条,身材很好,是有马甲线的性感女人,那身子搂着的时候软软的,柔弱无骨,十分的有感觉。

  她身上散发着一种体香和香水混合的味道,还有葡萄酒的香味,这让我闻起来有些沁人心脾,身体的火热又加重了不少。

  夏欢是独生女,经营着一家小公司,爸妈都在国外。

  表哥来他们家当上门女婿,说好了生了孩子就把父母从国外接回来。

  可是表哥连碰都没有碰过这个女人就进去了……和夏欢相处这些日子,我发现她有时候冷冰冰的,脾气还比较火爆,心情好的时候可能和才跟我聊几句。

  这时候夏欢一边往房间里面走,一边含糊其辞的说着醉话。

  说守活寡什么的。

  夏欢一边骂着一边在我的搀扶下进了她的卧室。

  好不容易才把她搀扶到了床边上,只是看着表嫂倒在床上的那一刻,我瞬间凌乱了!她原本穿着的低胸装,这时候倒在床上之后,领口开得有点大,我从上往下看能看到大半个白腻的酥峰和深深的沟壑……表嫂倒在床上的时候还轻轻的娇吟了一声,这让我一阵神经都绷紧了,这种声音真的好像是女人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。

  而这时候已经则腾出了一身汗,被她这一阵娇吟,腹地之下的火热就更加的火热了!表嫂的酒劲似乎越来越大了,此时像是个怨妇一样发疯似的在骂着我表哥,旁若无人的开始扯掉自己的衣服,皮夹克被扔到地上,露出平坦的小腹。

  “嫂子…别!”在我震惊之中,嫂子竟然已经扯开了自己的内衣带子,蹭的一声,两团雪白弹了出来,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……二十二年我从来没有碰过女人,就这一下看到我都直接愣在原地!我强忍着腹下的火热,我给她打开了窗户透气,看也没有敢多看,转身逃也似的出了房间。

  回到客厅之后依旧无法平静,曾经幻想过很多次表嫂的身体,但从未想过高高在上的嫂子会在我面前这般。

  鬼使神差的,我拿起嫂子扔在沙发上的丝袜闻了一下,有一股清新的体味和淡淡的香水味。

  可是就在我把手伸进裤子那一刹那,表嫂的喊声十分突兀的从房间里传来:“嗯…给我。

  ”听着她温柔的呢喃声,我心头一阵颤抖,难道表嫂还有什么需求不成?从门缝里看见她紧闭着双眼,满脸通红,身子不断扭动着,胸口颤动,手竟然放在了自己大腿深处。

  我心跳加速,是醒着的还是没醒?随着动作的加大,嫂子把短裙脱了,那条蕾丝内内也脱了,褪到小腿根部。

  只可惜我眼睁睁的看着她红唇轻启,嘴里呓语听不大清楚,断断续续听出来点,应该是叫了谁的名字,说爱他,想要,痒难受之类的。

  知道她根本就没清醒,我胆子也大了起来,小声喊了句嫂子,见她没动静后我直接进了房间。

  房间里一股酒味混着女性特有的气味,嫂子的动作越来越大,听着她不断发出诱人的声音,让我浑身燥热难耐。

  近距离观察了嫂子的身体,连她身下的床单都被画上了诱人的地图。

  然而还不等我做什么,表嫂的手突然将我拉倒在了床上,把我的手放在她那柔软的地方。

  “陈平哥…”我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神色一愣,不是表哥的名字?陈平这家伙是个企业家,还是挺有名气的财经新闻报道的坐客专家。

  对方有才华有地位有金钱,样貌年轻帅气,言谈举止风度翩翩,确实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,是女人难以抗拒的魅力男人。

  我心里头默念着她的话语,顿时我替表哥感觉到脑袋上绿油油的了。

  我带着愤怒,表嫂竟然在想着别的男人,我好想代替表哥惩罚她!他就算进了监狱也不忘让我暂时先照看夏欢,不让她伤心。

  我本以为她这阵子整天喝酒是因为表哥而伤心,却不想是在外面勾搭野男人,连喝多做出这种事情都是在想着别的男人。

  性格很直的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了,夏欢迷离着眼睛看着我,似乎是酒劲上来了,更加的动情!“我和我爸爸妈妈说了,他们让我重新找对象,我不可能等这个废物出监狱了才要孩子的……陈平哥,我和他还没有做过……”她嘴上无意识的说着,此时俨然已经把我当成了那个市电视财经频道上那个企业家陈平了!就在我正走神这会儿,一只细腻滑嫩的小手竟然从我的裤头探了进去,一把握住那处。

  “好烫…想…”喝醉的表嫂对着我耳根直喘气,抓住我的小手竟然动了起来…我这时候且羞且怒且畏惧,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表嫂会摸我,我也不曾想自己会和她倒在一张床上!而且更过分的是她直接起身了,将她娇柔的身体全部压在我的身上,我一阵紧张,紧张中也带着慌乱,慌乱中带着火热,火热中是一种无法控制自己!她原本就暴露出来的胸脯这时候整个倒挂在我面前,挤压着我的胸膛,我能看到面前的巨峰在她的挤压下动作下,不断的变形了。

  从来没有这样经历的我,一下子身体仿佛失去了力气,软绵绵的瘫在床上。

  

看到小麦妈有点出神,夏雪改了话题,“嫂子,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小麦妈收回心思,脸一红,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漂亮的小盒子,“夏雪,你比嫂子读书多,帮我看看这上面的说明书,这小东西咋用啊?”唐浩东从床下悄悄探出头,看了一眼,那个盒子竟然是小麦委托自己带回来的,只不过,现在,盒子打开了,里面装的东西竟然是——快乐器!老天,小麦怎么给他妈带这东西?难道麦圈叔男性功能丧失了?夏雪看到这东西,大吃一惊,脸上一红,“嫂子,你怎么拿个这东西?被大哥看到了,还不打死你?”小麦妈哼了一声说:“就他那身子骨,还打我?被苟家兄弟这一顿爆揍,至少要躺半个月才能缓过来啊。

  说明书上说这东西是自动的,可我咋不会使用呢?”夏雪接过来看了看,扑哧一笑,“嫂子,这里需要填装电池才行哦。

  这不是有开关吗?装上电池,就可以用了。

  ”小麦妈走后,唐浩东从床下钻出来,跟夏雪又说了会儿话,也告辞了。

  从夏雪家里出来,想起麦圈挨揍了,就过来看看他的伤势怎样了。

  麦圈受了伤,浑身骨头散了架,青肿部位不下十几处,虽然涂了药,但是浑身疼的下不了床。

  麦圈听到有人敲门(两根一起插进去),就朝另个房间喊道:“琴,有人敲门。

  ”小麦妈正偷偷使用道具,正在关键时候,没有听到麦圈的说话声,所以没有回答。

  麦圈骂道:“你这败家娘们,弄个假东西,自己捅得这么带劲啊?有人来敲门,没听见啊?”麦圈猜到,老婆今晚不跟自己同床,一定是偷偷尝试女儿买的那假东西去了。

  心中虽然有点不情愿,但是,他也知道,这几年自己身体不行了,老婆正值虎狼之年,必须解决生理问题。

  所以,也就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

  这样也好,免得她红杏出墙,给自己带了绿帽子。

  这一次,小麦妈终于听见了,答应了一声,赶紧下床来开院门。

  她以为,可能是夏雪抱着孩子过来了。

  谁料开门后,发现居然是唐浩东。

  “东子,是你?”小麦妈感到有点意外。

  唐浩东说:“是啊。

  麦婶。

  麦叔不是受伤了吗,我过来看看他。

  ”“那快进来吧。

  ”小麦妈领着唐浩东来到屋里,麦圈现在对唐浩东态度比以前好多了,“东子,是你啊。

  快坐。

  吃饭没有?”唐浩东说:“麦圈叔伤势怎样?”麦圈说:“全是外伤,医生给擦了药,让我躺着休息。

  只是,这浑身疼啊。

  ”麦圈微微一翻身,就疼得呲牙裂嘴。

  “东子,听说今天下午你把那俩小子揍了,我心里挺痛快。

  ”“麦圈叔,咱们是邻居,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,你就跟我说。

  我打他个满地找牙。

  ”唐浩东说道。

  麦圈欣慰地笑笑,说了一会儿话,因为伤痛,麦圈合上眼睛睡了。

  小麦妈就让唐浩东来到自己那屋,“东子,你这次回来,就不回部队了吧?是不是打算翻盖房子,娶媳妇生孩子啊?”唐浩东淡淡一笑,说:“麦婶,我暂时还没有想那么多,不管是翻盖房子还是结婚生子,都离不开钱。

  我现在还没有一份正式工作,我打算先把咱们村药材运输承包下来。

  攒点钱再说吧。

  ”小麦妈赞成说:“这个想法不错,多挣点钱,以后也搬到香江去。

  跟我们小麦做邻居。

  ”唐浩东又问:“麦婶,小麦和米自强结婚都两年多了吧?怎么也不见小麦抱孩子?”小麦妈说:“他们小两口,都挺有上进心,打算多攒点钱,先把买房子的贷款还清了,再要孩子。

  ”唐浩东又说:“我听小麦说,她现在是公司技术科的副科长,待遇挺不错的。

  等以后要了孩子,可以把你们二老接到城里,你们帮着带孩子,他们继续创业。

  以后,积累了经验和资金,还可以自己当老板的。

  ”小麦妈见唐浩东一直关注,打听小麦的事情,猜想他心中一定还惦记着小麦,轻叹一声说:“东子,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我家小麦,自强虽然说也很不错,但是跟你比起来,婶我更喜欢你。

  可惜,有一些事情,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的。

  小麦在城里认识的女孩子多,我让他帮你好好物色一个。

  你年纪也不小了,唐姐姐不在人世了,我们这些老街坊都要尽一些微薄之力。

  ”唐浩东从小麦家出来,又来到田蕊家,田蕊正在家里做饭。

  “嫂子,真香啊。

  今天晚上做什么好吃的?我肚子好饿啊。

  ”唐浩东凑过来,提鼻子在田蕊身上闻来闻去。

  “你……肚子饿了,闻我干什么?再说,今天我也没说请你吃饭啊。

  ”田蕊娇嗔道。

  确实,这几天,唐浩东从来没有接到过田蕊的约请,每次都是他自己要来的。

  他厚着脸皮嘿嘿一笑,“嫂子,你看你弄这么多菜,你一个人吃不掉岂不是浪费?”田蕊却说:“谁说我吃不掉,吃不掉,明天可以接着吃。

  ”唐浩东又说:“嫂子,咱们马上就去香江了,这些菜岂不是浪费了?”唐浩东今天下午已经跟田蕊说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他今后要承包葫芦山药材运输,并且想在香江市建一个办事处,让田蕊常驻那里,给自己负责账目。

  田蕊当时没说同意,也没说不同意。

  “谁答应跟你去香江了?我哪儿都不去。

  ”田蕊似笑非笑地说。

  唐浩东急忙说:“好嫂子,你可是答应我的。

  你要是不去帮忙,我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忙得过来啊?”“这个事,我还得再想想。

  ”田蕊说着,将弄好的几样炒菜摆上桌。

  唐浩东自己拿了筷子,打开酒瓶子,也不把自己当外人,坐下就连吃带喝起来。

  期间,田蕊的电话响了,是她蜀中省老家的妹妹打电话,询问姐姐现在有没有对象,自己认识一个条件很不错的成功人士,想给姐姐介绍一下。

  田蕊说:“姐的事不用你瞎操心,你管好你自己就行……”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,田蕊挂了电话,唐浩东对她说:“嫂子,你家里人催你找对象了?城里的男人都靠不住,等到了香江,我就天天守着你,你要谈恋爱,也只能跟我谈。

  ”田蕊骂道:“你这坏小子,真不要脸,我比你大好几岁,真要是嫁给你,还不让人笑话死?”唐浩东摇摇头说:“你要嫁人只能嫁给我,要是不想嫁给我,咱俩就这样耗着。

  一直耗到老,等你觉得咱俩年龄差不多合适了,我们俩再办喜事。

  ”“呸,就是老死,我还是比你大好几岁。

 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,别废话了,赶紧吃饭。

  ”田蕊说道。

  “急啥,时间早着呢。

  ”唐浩东慢悠悠咽了一口酒。

  “不早了,今天晚上你还想住我家啊?被人知道了,会说闲话的。

  ”田蕊说。

  唐浩东摇头,“我家漏雨,不能住啊。

  前天,我不想过来,还不是你非要我来你家住的吗?”田蕊道:“那天,村里的人,都不知道你回来,今天不同了。

  你少给我惹事。

  ”唐浩东满不在乎说:“他们管得着我们吗?要是谁敢闲言碎语嚼舌头,我……”“你想干嘛?你还敢发横?”“那倒不至于,大不了,村里以后的运输,我不管了。

  让她们采的药材全都烂在家里。

  ”唐浩东笑眯眯地说。

  “你这坏蛋,你敢!”田蕊举拳欲打。

  唐浩东一缩脖子,身子往下一滑,屁股离开椅子躲开了。

  田蕊一拳打孔,唐浩东哈哈笑着坐回来,谁料,田蕊小脚轻轻一挑,将他屁股下的椅子踢开了,唐浩东没留意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田蕊得意地捂着嘴巴就乐。

  唐浩东摇摇头,苦笑说:“好疼。

  ”一抬头,正好可以看到裙内的风光。

  坐在沙发上的田蕊因为高兴,笑得前仰后合,“哈哈,你这坏蛋,蹲个大屁股蹲,笑死我了。

  ”田蕊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春光泄露。

  唐浩东咽了一大口口水,他不甘心就此罢休,只见他灵机一动坏点子就冒了出来,忽然站起来,朝田蕊扑过来,口里喊道:“看我怎样报复你。

  ”说罢,伸手就朝田蕊胸前抓过来。

  田蕊没想到唐浩东要报复自己,担心被他占了便宜,吓得连忙往后仰,这一来,田蕊因为下意识地抬高了双腿,顿时她裙下那成熟风光便完全地展露出来了!“啊!”唐浩东几乎要喊出来了!因为向前冲,他的脸几乎钻进了田蕊的裙子里,扑面而来成熟女性特有的体香,几乎让他窒息,唐浩东开始流鼻血了,不是没见过女人,而是眼前的女人太令他神往。

  看到唐浩东神情僵硬,眼珠子对着自己猛看,田蕊终于发现不对,女性的本能令她很快地夹紧双腿,差点将唐浩东的头夹在了自己的两腿间。

  唐浩东脑门上立刻被田蕊狠狠敲了一筷子,田蕊对唐浩东娇嗔道:“小坏蛋,你看够了没有?”“还没呢……不过,你敲得我好疼。

  ”唐浩东坏笑着轻声叫道。

  “活该!”田蕊看着唐浩东那双火辣辣的眼睛,脸上一片滚烫,下意识将目光移开。

  时间仿佛静止,不知道为什么,两个人都没话可说了,唐浩东忽然张开手臂抱过来。

  外面天色已黑,田蕊不敢发出声音,怕被胡同过路的人听到。

  咔嚓,唐浩东居然弄灭了沙发旁边的电灯开关。

  屋里一下黑下来,同时,田蕊上衣的钮扣被解开,田蕊一阵害怕,“浩东,不要!求求你,我们不能这样……”“田蕊,我忍不住了,你就给了我吧。

  我可以对天发誓,我会娶了你,老支书已经同意了,你就别折磨我了。

  ”唐浩东恳求着,用力一拉,嘶啦一声,田蕊的上衣扣子居然全部崩掉了,内衣的背钩也弄断了,他那火热的身躯山一样压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b.aspx?6126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b.aspx?2274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b.aspx?1740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b.aspx?1947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b.aspx?5359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b.aspx?4101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b.aspx?64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b.aspx?378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