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唐子 涵,新手必看

“天佑我李家兴盛不衰,子子孙孙皆为人中龙凤!”李老太爷恭敬的将一柱香插进了香炉之中。

  今天是江州市有名的大家族,李家一年一度的年会。

  年会之上,数百人异口同声,声势浩大,振奋人心。

  一名李家的高层忽然站了出来,大声的说道:“各位,咱门李家能到现在,全都托家主之福,今日请各位晚辈向家主呈上礼物,以表我家族兴旺!”话音落地,顿时有数十人拿出自己礼物,有序的排起队来。

  然而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急忙冲进了李家别墅的大门,此人面容憔悴,浑身上下还沾染了不少的血迹。

  白亦非是李家的上门女婿,在别人眼里,白亦非整天无所事事,游手好闲,在李家白吃白喝白住。

  “你怎么这会儿才到!”李雪赶紧把白亦非拉到一边小声问道,生怕他这副样子被家族其他人看到。

  白亦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:“我……我妹妹出车祸了,急需三十万做手术!”还没等李雪开口,白亦非岳母刘紫云便抢先说道:“你妹妹出车祸了?关我们什么事儿?事情要分轻重缓急,马上就给给李老太爷送礼了,你的礼物买了没有啊?”“妈,我……我把买礼物的三万块,先……先垫付给医院了!”白亦非说完这话之后,便低垂下了头。

  “你说什么?”刘紫云的脸色,顿时就变得阴沉了下来:“我就说你这废物,什么事儿都办不成,我问你,谁允许你挪用买礼物的钱了?”就在这时,一道长呵声响起:“有请李家李雪,以及其上门女婿白亦非,为李老太爷赠送贺礼!”此言一出,所有人将目光停留在白亦非身上的时候,眼中都露出了些许疑惑。

  “这是怎么搞的?年会这么重要的大喜的日子,怎么都是浑身是血?”“这多不吉利啊!”白亦非硬着头皮,走到李老太爷的跟前:“爷爷,我……我想跟您借点钱,我妹妹出了车祸,急需要一笔钱来救命……”所有的欢声在这一刻戛然而止,随着老爷子的脸色也慢慢变得阴沉了起来。

  整个院落突然就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,静的让人觉得可怕。

  刘紫云冲到,白亦非的跟前,狠狠的一巴掌就甩在了他脸上。

  “你这废物说什么呢?今儿可是咱门家的年会!什么车祸跟手术的,多不吉利!”刘紫云一直都很厌恶白亦非,觉得有这种废物女婿,自己无论走到什么地方,都抬不起头。

  还不等白亦非回答,李凡也站了出来,满脸不屑的开口说道:“当真是不要脸到家了啊?没钱买礼物就算了?何必要拿你妹妹开玩笑呢?”李凡是李雪的堂哥,李家第三代的有为青年,在李家地位不凡。

  “爷爷,今天是我的不对,可……可是,我妹妹在跟我去给你挑选礼物的时候,出了车祸,需要三十万做手术。

  ”白亦非很是惭愧的说道。

  “你的意思,你妹妹出车祸,还怪爷爷了?”李凡满脸笑意的看着李凡,李老太爷听到这话,脸顿时黑的吓人。

  “不不不,我没有那个意思,我……我只是问一下,爷爷您能不能借我三十万啊!”白亦非很是小声的说道。

  听着白亦非还在提这事,刘紫云快步走到白亦非的跟前,用力的推了他一下。

  “你个废物,还不赶紧滚?”刘紫云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脸都被你给丢尽了!”白亦非被推的脚下一呛,不过并没有离开,而是,极为沮丧的说道:“妈,我妹妹还在医院等着我啊,没有钱,她就没办法做手术,会死的!”刘紫云冷声说道:“那你就去医院啊,愣在这儿干嘛?别来影响我们家的年会!”“妈,你别说了!咱们回去,我来想想办法。

  ”李雪终于听不下去,快步走到白亦非的跟前。

  高位上的李老爷子根本不想搭理白亦非,气的转身就出了大厅。

  李凡满脸冷笑的看着李雪一家:“堂妹,今天你的好老公可是把脸丢尽了。

  不过以你现在的情况,要拿出三十万,恐怕很难吧?要不要堂哥我帮帮你们啊。

  ”白亦非一听,顿时感恩戴德,没想到平时十分瞧不起自己的堂哥,今天居然肯借钱他。

  还没等白亦非开口道谢,李凡接着道:“只要白亦非当着大家的面,给我跪下,磕三个头就可以借你!”“李凡,你别太过分了!”闻言,李雪当时就怒了。

  在李雪的眼中,即使白亦非再如何的废物,那也是她的老公,不允许别人过分的欺辱他。

  只是,李凡说的没错,她现在公司遇到了困难,几乎是亏的身无分文,三十万确实拿不出来。

  李凡跟李雪以前有过节,没想到他竟然一直记恨着。

  “李雪,不要把我的好心,当成驴肝肺。

  ”李凡不慌不忙的道。

  “行了,你不用说了,白亦非,我们走。

  ”“我不能走,没有钱,我妹妹怎么办?”白亦非双手紧紧的揪住自己的头发,慢慢走向李凡,一副就要想下跪的样子。

  ”够了!”这时一名李家长辈出来说话了:“还嫌不够丢人吗,今天家族人都在,李凡你也不要过了,再说,白亦非这种人的膝盖,也不值三十万。

  ”李凡闻言撇了撇嘴,拿出了手机:“行吧,白亦非,钱我可以借你,但每一周的利息就是三十万,如果一周还不起,第二周就是六十万,你觉得可行?”“不行,这利息也太贵了!”李雪当时就不同意了。

  “我同意!”不顾李雪的反对,白亦非赶紧答应。

  “行,那大家都听到了,给我做个证,希望堂妹家不要赖账哟。

  ”李凡笑嘻嘻的说完,然后把钱转给了白亦非。

  白亦非收到钱,赶紧就离开了现场。

  一个小时之后,当白亦非赶到医院,才从护士的口中得知,白亦灵正在接受手术,而且,是由院长亲自坐镇,全院最为顶级的专家出手。

  “护士,我想请问一下,到底是谁帮我缴的手术费啊?”白亦非极为疑惑的问道。

  话音刚落,一道低沉的声音,忽然就传了过来:“不用问她了,是我!”白亦非闻声看去,一名男子带着五六个保镖,快步走到了他的跟前。

  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先跟我来!”男子拍了拍白亦非的肩膀,就把他带到手术室的门口。

  保镖们在走廊中,分为左右两批站岗,防止有人来打扰,男子跟白亦非之间的谈话。

  “请问你到底是谁啊?”白亦非有些惶恐的问道。

  他很清楚,眼前的这名男子,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。

  “非儿,我是你跟灵儿的父亲!”男子很是激动的,按住白亦非的肩膀,开口说道:“我叫白云鹏!”闻声,白亦非直接就愣在了原地!良久,白亦非才缓缓的回过神来,不敢置信的问道:“大叔,您应该是认错人了吧,我有父母。

  ”白云鹏慈祥的看了白亦非一眼:“我知道你可能不信,这里是我和灵儿的亲子鉴定报告,还有这是几张你们在襁褓的照片,尤其是背后的胎记。

  当初把你们送走,我是有苦衷的。

  ”看着白云鹏准备的资料,白亦非的心中充满了震惊,因为他很确定,照片中的婴儿就是他们兄妹,而抱着他们兄妹的,正是面前这个自称白云鹏的男人。

  随后,白云鹏又拿出了一张深紫色的银行卡。

  “非儿,这是帝王卡,在整个夏国,也就只有二十张,我今天也把它送给你……这张卡里有三个亿。

  ”随后,白云鹏又拿出了一枚戒指,将其戴在了白亦非的中指上:“单凭这戒指,你能够在夏国任何银行,无偿提走十个亿,算是对你的补偿。

  ”先是三个亿,现在又是十亿?如果是别人,白亦非绝对不会相信,但不知道为什么,这话从白云鹏口里说出来,就会有种不容置疑的味道。

  随后,白云鹏就给了白亦非一张名片:“这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。

  灵儿这次伤势不轻,我怕这家医院治疗会留下后遗症,所以等下灵儿情况一旦稳定,我就会将她接走。

  ”对于白云鹏的提议,白亦非没有拒绝,如果灵儿留下什么后遗症,他会后悔一辈子。

  半个小时后,手术室的门被缓缓的打开,此时白亦灵一身都是绷带。

  白云鹏眼眶一热,挥了挥手,旁边保镖点了点头,打了个电话,不会就来了一辆顶级的医疗车将白亦灵给接走了。

  看到这里,白亦非心中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!拍了拍白亦非的肩膀,白云鹏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,便跟着离开了去。

  而白亦非自己摸着兜里的卡,打车去了一趟银行!虽然白云鹏不像开玩笑,但白亦非还是想查一查是真是假。

  十分种后,白亦非满脸苍白的走出了银行。

  此时白亦非只感觉双脚无力,原因很是简单,这张卡里面当真有三亿!很是艰难的回到家中,白亦非才刚到门口,就听到屋内传来的争(名人哲理故事)吵声。

  “你这孩子,是不是傻了,今天那废物把脸都给我们家丢尽了,你还打算动家里的房子?”刘紫云满脸怒气的,大声的咆哮着。

  李雪十分冷静的看着刘紫云:“我没傻!现在只有卖了房子才能把钱还回去。

  不然,你让他怎么办?”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这两年白亦非任劳任怨,对她更是无微不至,甚至有一次为了她,被人打的鼻青脸肿,却还笑着说他没事。

  这是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幕。

  更何况,她明显感觉到了白亦非这两年的变化,从最开始满满的上进心,变得异常颓废,他经历的打击实在太多了。

  如今,要是连他唯一的妹妹也不在了,她都不知道白亦非会怎样?“怎么办?钱是那个废物自己借的,要还也是他自己还,凭什么要我们卖房子来还?”刘紫云越说越激动。

  “妈!你冷静点!李凡那样做绝对不安好心,我不想他中了李凡的圈套!”白亦非的妹妹出了车祸,他是走投无路才会借钱的!可李凡分明是要故意羞辱和为难白亦非,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不去管?“哼!李凡是不安好心,但关我们什么事?都是那个废物自己要跳进去的!反正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把房子卖了!”“妈!”李雪瞪着自己的母亲,不敢相信自己的母亲居然这么现实。

  门外的白亦非怔愣了,没想到李雪在为他说话。

  李雪再次耐心劝说:“妈!房子没了以后可以再买,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!”“说的轻巧,你也不看看我们现在什么情况?你爸也是废物一个,在李家一点儿地位都没有!”刘紫云瞪了一眼李强东,又哼道:“更别说那个废物白亦非了!他能买房子,母猪都能上树!”岳父李强东沉默不语。

  李雪握紧了拳头,还想开口,就听刘紫云道:“雪儿!你和那废物本来就是协议结婚,根本就没有感情,你管他干什么?反正协议时间一到,你们就离婚,他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!”“是,我们是协议结婚,可妈你有没有想过?我们朝夕相处了两年了,又不是冷血动物,怎么会没有感情?”李雪很激动,“更何况,再怎么说,名义上,他也是我老公!”门外的白亦非听到李雪说“老公”两个字,不由双眼一亮,微微颤抖。

  原来自己在她心里,还是有一席之地的。

  岳母的冷嘲热讽,白亦非已经习以为常,可李雪维护的态度,却让他为之动容。

  “哼!他配做你老公吗?一个在家混吃等死的废物!要不是我们养着,他早就饿死了!”刘紫云还嫌说的不够,“你看看有哪个男人像他那样窝囊的?要不是有协议,我早就让你们离婚了!”李雪听着刘紫云难听的话,自己心里也难受,可她自己清楚,白亦非并不是真的想变成这样的!“妈!你听我说,我们先把房子卖了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!”这件事得赶紧处理了,不然过几天,就算是卖了房子,他们也还不起了。

  刘紫云油盐不进,咆哮道:“我说了这么多,你还要卖房子?你是铁了心是吗?好!我告诉你,你要敢卖房子,我就从楼上跳下去!”李雪听刘紫云这么说,眼眶不由的湿润了,而后深吸一口气,一句话也不说,转身摔门而出。

  白亦非赶紧躲到一边,看着李雪离开的背影,感动不已。

  李雪为了他竟然和家人吵架,还为了他想卖房子,这分情,他怎么能不动容?凝视良久,白亦非坚定道:“雪儿,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!”可在这之前,他要努力让李雪爱上他,还要让岳父岳母真心接受他才行。

  出了小区,白亦非一眼就看到了李雪正坐在那辆旧的不能再旧的长安小跑上,车子发动了好几次才燃。

  这车还是当初两人花了一万多买的一辆二手车,如今都快报废了,经常半路熄火,刹车也不怎么灵。

  看着远去的车子,白亦非心中一动,然后直接打车去了4S店。

  现在自己有钱了,至少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有一辆安全的座驾。

  店门口,白亦非看了一会儿,最后才走了进去。

  这时,出租车上一个穿着包臀裙的性感女人看到了白亦非,立马朝着出租车师傅喊道:“停车,就在这里下。

  ”给了钱,女人踩着高跟鞋哒哒地走了进去,立刻找到了白亦非。

  “白亦非?真的是你!”白亦非闻声转头,“周曲儿?”周曲儿上下扫视了一眼白亦非,嫌弃道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周曲儿是李雪的闺蜜,两人的关系十分要好。

  不过舟曲儿也跟别人一样十分瞧不起白亦非。

  “来这里还能做什么?”白亦非无语,来这里不就是买车吗?周曲儿明显不相信,“你买车?你有钱买车吗?”白亦非想了想:“我之前买彩票中了奖,最近雪儿生日要到了,正好给她买辆车做生日礼物,我想给她一个惊喜,希望你能保密。

  ”周曲儿切了一声,“你当我三岁小孩儿啊!你有那狗屎运吗?”白亦非:“……信不信随你,你没事我就先进去了。

  ”周曲儿见白亦非要走,一把拉住了他又问道:“你真是来给雪儿买车的?”“对。

  ”白亦非点头。

  周曲儿犹豫了一瞬,点头道:“行,我跟你一起,看你是不是真的要买!”两人进去之后,白亦非扫视了一圈,店里每个专区的销售员都在接待各自的客户。

  现在正是人比较多的时候,一时间竟没人来接待他们,白亦非看好后只能是自己专门走一趟。

  周曲儿踩着高跟鞋在后边跟着,美眸不惊一愣,“白亦非!你有没有搞错?往哪儿走呢?”白亦非回头,再看看这个专区的牌子,“没走错啊!”周曲儿扶额,“你没看到上面标价吗?最便宜的也要一百多万!”在她看来,白亦非就算有钱买车,最多买个十多万二十万的车也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  “我知道。

  ”白亦非淡定点头。

  周曲儿气的低吼,“你有那么多钱吗?这可是一百多万,不是一百多块!别到时候买不起,在这儿丢人现眼!”白亦非知道说什么周曲儿都不会相信,还不如先把车买下来。

  周曲儿见白亦非这模样,气的想给他一巴掌,这货不会真的是来丢人现眼的吧?这时,终于有空闲的一个销售员走了过来,但在看到白亦非和周曲儿的穿着时,脸上的笑就假了几分。

  “先生,小姐,来看车吗?”销售员说的看车,是真的意义上的看。

  白亦非没听出来,就点头道:“嗯,这个不是很懂,哪一款安全性能最好?”销售员脸上的笑僵了一下,还是尽职尽责地说道:“这边这款Levante系列是最好的,有高级安全辅助系统,也是特别定制款,目前店里只有这一辆。

  ”顺着销售员的手看过去,周曲儿立马瞪大了双眼。

  两百万!他疯了吧!白亦非没什么反应,点头道:“好,可以把们打开,让我坐上去试试吗?”销售员的脸更僵了,“先生,您确定?”“确定。

  ”白亦非点头。

  销售员深吸一口气,尽量保持微笑,“先生,别人可以,但你不可以。

  ”“嗯?为什么?”白亦非怔愣了一下。

  周曲儿也觉得十分尴尬,赶紧站了远一些。

  销售员却没了笑脸,“先生,车子是给开得起它的人试的,而且这辆是定制款,如果你进去试车,留下什么味道,或者弄坏了车,我怕你赔不起。

  ”白亦非这下是明白了,对方不过是觉得自己形象邋遢罢了,不以为意地笑了笑,“行,我不试,她来总可以吧?”销售员看了过去,正是和白亦非一起来的周曲儿。

  周曲儿错愕,“我来试?”白亦非点头,“除了你,没别人了。

  ”周曲儿走近了几步,那销售员见状眉头一皱,正要说什么,他们背后就传来了一个嗲嗲的声音。

  “亲爱的,快看那辆,那辆好好看啊!”走过来的是一个穿着性感小短裙,化着浓妆的妖艳女人,一只手挽着包,一只手挽着一个中年男人。

  中年男人穿着西装,手上带了三个金戒指,气势十足。

  在两人身后,还跟着一个穿着衬衣的年轻男人。

  年轻男人一眼就看到了白亦非,顿时愣了。

  白亦非也愣了,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。

  这年轻男人叫赵鹏,是白亦非的大学同学,也是好朋友,可就在昨天,这个好朋友给白亦非上了一课,让白亦非彻底看清了对方的真实面目。

  当初毕业的时候,赵鹏创业,需要一大笔的启动资金,白亦非作为他朋友,义不容辞地给他借了两万!可昨天,白亦非妹妹出了车祸,让赵鹏还钱,赵鹏竟然说他根本就没给他借钱,凭什么还钱?后来,白亦非再给他打电话,赵鹏直接关机了。

  那女人拉着中年男人,撒娇道:“亲爱的,我想要那辆~”中年男人一笑,手在女人的腰上流连,“好,宝贝儿想要就买。

  ”“那谁,过来一下。

  ”销售员见此立马扬起笑脸走了过去,“先生,您好,请问有什么需要?”“我们要试车。

  ”中年男人直接说道,又看了眼白亦非,“让那两土包子赶紧滚出去,看着碍眼。

  ”女人点头,嗲着声音道:“就是,你们这儿怎么什么人都往里进啊?”销售员面色尴尬,转身对白亦非和周曲儿委婉道:“两位,请不要打扰别人试车。

  ”白亦非收回在赵鹏身上的视线,转而看向中年男人和女人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。

  “不是我们打扰他们,是他们打扰我们。

  ”女人见白亦非眼神不善,立马嗲着声音和中年男人撒娇,“亲爱的,你看他样子好凶哦。

  ”中年男人只是听这声音都酥了,立马怒道:“你他妈说什么?赶紧给我宝贝儿道歉!”一旁的周曲儿终于看不下去,站了出来指着女人的鼻子:“道什么歉,自己没教养,还让别人道歉,有病吧!”白亦非也是第一次看到周曲儿发这么大的火,有些怔愣。

  女人不屑的笑了笑:“公共场合,说话那么大声,你才没教养!”“你!”周曲儿是真的被激怒了抬手就想教训那女人,却被白亦非拦下了。

  “别生气,我来。

  ”白亦非看了眼两人,“大叔,管好你自己的女儿,她这张嘴,迟早会惹事。

  ”“你说什么?”“谁是她女儿?”中年男人和女人的声音同时响起。

  白亦非一副不知道的样子,“不是吗?我看你们挺像的。

  ”那中年男人一看就知道他的年龄估计能给女人当爹了。

  “你!”两个人脸色都沉了下来,自己知道是一回事,被人当众说出来又是一回事。

  周曲儿见后,忍不住捂嘴偷笑,白亦非这损人的功夫还挺厉害。

  白亦非没去管他们,而是转过身对销售员道:“不试车了,我直接买。

  ”啊?在场的人愣了。

  销售员顿了一下,眼里尽是不屑,“先生,这车两百万,您确定要买?”白亦非还没说话,那女人又开始嘲讽,“就你这样子,能买这车?知道多少钱吗?两百万!能拿出来我跟你姓!”一直被无视的赵鹏看了眼白亦非,他十分清楚白亦非现在的情况:“他现在身上能有两百都不错了!”“哈哈……”女人大笑,中年男人也在嘲笑,“年轻人,打肿脸充胖子!买不起就赶紧出去,别在这儿碍眼!”白亦非看了眼那个女人,冷声道:“记住你刚才说的话。

  ”说完,白亦非拿出一张卡,道:“我刷卡,全额付款。

  ”啥?全额付款?那可是两百万!在场人的愣住了。

  销售员看着他手里的帝王卡,嗤笑一声,“先生,麻烦你买不起就不要装,随便拿张卡就当做是银行卡吗?我不傻!”白亦非皱眉,随后了然,这卡总共就二十张,辛阳城也就只有这一张,难怪他们不认识。

  可销售员不认识,不代表别人不认识!

我捂着痛苦不堪的小弟弟,虽然唐小雨这一拳头没用上对大的力气,不过我刚刚的小弟弟可是斗志昂扬的抬着头,此刻被唐小雨这么一弄直接趴在了腿上。

  靠!不会以后都废了吧!这个不讲情面的死妮子,不就是正好顶到她屁股里了吗!再怎么说还隔着裤子呢!不过这话我也就能偷偷摸摸吐槽一下,唐小雨小时候那个雷厉风行的性格,再加上我自知理亏,我哪里敢真的去叫板。

  我拖着两条无力的腿就回到了车上,唐小雨竟然还和一个老大爷换了座,看来我刚刚那一出真的把她惹急了。

  “快点下车,我们先在车站附近找个小宾馆住!”唐小雨冷着脸,对我也没个笑模样。

  女人生气的时候从来都是不讲理的,这是我从我爸(完美暗恋)那里多年体会到的经验,我也识趣的闭上了嘴。

  没想到车站附近的小宾馆也异常火爆,好不容易我和唐小雨才找到了一个有两个房间的。

  宾馆的老板娘挺了挺比赵宛如还大的两个肉球,故意的向我旁边蹭了蹭,胸口的衣服低的,我连里面什么颜色的罩罩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“超薄带颗粒的要不?又舒服又带感,保证女人不停的缠着你要!”老板娘拿着两个袖珍的小盒子,对着我晃了晃,媚笑得脸上的的肉不停的发抖。

  什么意思?我这种头一次进程的土包子哪里懂得这是什么,不过似乎和书上讲的杜蕾斯的包装好像。

  “两个房间!”嘭的一声,唐小雨黑着脸就把身份证拍到了前台上,吓得我的小心脏一抖。

  看到唐小雨的表情我就知道我一定是猜对了,我刚刚想要接过老板娘手里的哪两个套套,就被唐小雨拽着衣服拎到了屋子里。

  “李松,你妈将你交给我看着,你就给我老实的跟着我打工,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后离远点,对你不好!”一个老妈把我压得死死的,不过就算我接了那杜蕾斯,也没地方用。

  最主要还花钱,我刚刚看了标签价格,那么个小破东西竟然要20块钱。

  靠!还不如去抢呢!“我出去看看,你别乱走,好好在屋里呆着。

  ”唐小雨将我往屋里一塞就不敢我了。

  我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还真怕自己再走丢了,反正在车上也没睡好。

  我直接就在屋子里睡下了。

  这里别看地方小了一些,可是比我家里的那个床舒服多了。

  没多久我就进入了梦想……“咚咚咚……”应该是走错的,反正唐小雨有我屋里的钥匙,她进来也不会敲门,我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靠!还让不让人睡了!我一脸煞气的推开了门,没想到竟然是个光鲜亮丽的妹子站在门口。

  一身别致的旗袍装,紧致的包裹着她婀娜的身材,黑色的丝袜,高脚的高跟鞋,看得我眼睛都不够转了。

  “你……你找错了吧?我不认识你。

  ”女人妖媚的笑了一下,身子向前靠了一步,正好挡在了我要关的门上。

  在我还来不及阻止的时候,女人直接解开了她旗袍的第一个扣子,最主要她还在走廊里。

  难道这就是城市里的女人?我一直听说城市里的人都很开放,可是这样大庭广众的解衣扣我还是有些理解不了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a.aspx?6811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a.aspx?3995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a.aspx?7751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a.aspx?7107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a.aspx?1644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a.aspx?412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a.aspx?5019.html

https://www.pinkwristbands.top/twa.aspx?1583.html